浅说赏石文化热的人文之蕴

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赏石藏石热悄然而起,真所谓国运兴,则雅趣盛。今日勃然而兴的赏石文化,既有把玩观赏,利物厚生之效,更有观石寄情,赏石悟道的人文意蕴。

所谓人文意蕴,是说人们倾心美靠墙管子扶手石,把玩观赏之际,自有澄静心灵,疗治浮躁之寄意。

石性之沉静,不仅会拂去人们心头的烦嚣,还在淡泊中凸显了诚信之可贵,这恐怕是人们喜爱石头的又一文化因素。当今诚信之缺失,是令人揪心的社会弊病,仁人志面积定额士无不扼腕。而石性之“不随波逐流”,令人感悟到一种别样的坚贞、忠诚和始终如一。诚如白居易《太湖石记》所云:“然而自一成不变以来,不知几千万年,或沦湖底。”千年不改,永恒如斯的石性,展示了一种永远施肥喷灌器自我统一的秉性,正是这种秉性,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守诺、绝不见异思迁的诚实力量,一种淳朴实在的风范。

石性不仅沉静,宁碎不弯,这一禀性启人思悟做人的品节。清代学者赵尔丰说得好:“石体坚贞,不以柔媚悦拼花硬木地板人。孤高介节,吾将以为师。”孔子曾以松柏之“后凋”为喻,感叹君子不应与世沉浮,更不应随波逐流,而应卓然独立,有品有节有操守。而石性则不仅是“后凋”,更是永远“不凋”,也绝不俯首低眉的迎合、奉迎,建设项目永远默然如彼,诚所谓“不以柔媚悦人”。于是有心者将以石“为师”,师其“孤高介节”,进而反观内省,锻造坚贞的品性,培育凛然的正气。

石性之“孤介”让人有品节,而石性之温润,则启温良敦厚之期。中国自古正常水位就有君子佩玉之传统,而佩玉除美观外,即调制习性,熏陶品格。玉之晶莹剔透,有纯洁人格之想象;而玉之温润顺滑,则有温良厚朴之寄望。温和厚道,是我中华美德。孔子就主张“色思温”,倡导和气做人,反对暴戾山墙和乖张。所谓君子彬彬有礼,正是这种温和敦厚的人格体现。今人观石、赏石,由其温润之肌泽、柔美之形势,或顿解为人的温良和顺之道吧。

石为自然之一物,而美石则更为天地之精华。“岂造物者有意于其间乎?将胚熙提浑凝结,偶然成功乎?高者仅数仞,重者殆千钧。”林林总总,千姿百态的奇石,既是造物之结晶,又折射了宇宙之美妙与神奇。当你流连在“秀、透”的美石之前,你会感到大自然是如此的美丽和富饶,她不仅为我们提三架梁供了衣食之源,还为我们创造了如此秀美丰富的心灵慰藉之宝物。故观石、赏石之余,感恩之心会油然而生,敬畏之情会悄然而起,它会促使我们更努力地寻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,更为热爱我们赖以为生的大自然,更努